※Old先-19天-‬走道  之後續XD

※配對為賀天x紅毛(霸氣總裁攻x不良炸毛受)

※交往設定...應該(?

 -

「怎麼?還在為今早的是生氣?」剛洗完澡的賀天靠在落地窗上抽著菸,饒有興味地看著已經鬧了好一陣子脾氣的小野貓。

此時他家的紅毛貓正整個人趴在賀天那張大床上鬱悶著。

「你閉嘴!」想想今天早上遇到的鳥事,紅毛就來氣,自己被二個流氓纏上要擰蛋就算了,連賀天都要落井下石幫他們。

他沒在今天晚餐裡偷加料已經算很客氣了!

「唉,別記小仇嘛~」賀天掐熄了菸,走向床邊。

「你ㄚ的每次都這句話!」紅毛才剛抬頭,便看到賀天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臥、臥操!你要幹麼?」意識到自己似乎有些疏忽大意了,紅毛手忙腳亂地爬起來,坐到床上。

昨晚的事還歷歷在目,紅毛可不敢再靠對方太近。

「你怕我嗎?」賀天笑了笑,伸手揉了揉紅毛的短髮,有點扎人,沒見一柔順,但他很喜歡。

「放屁!老子誰都不怕!」紅毛「啪」地一聲把賀天放在自己頭上的手給拍開,被觸碰過的地方還殘留著那個人的體溫。

「那就好。」賀天爬上床,把紅毛攬進懷裡。

「你、你在幹麼?放開我!」紅毛愣了一下,惡聲惡氣地想掙脫。

「別鬧脾氣了,嗯?」賀天將臉埋進紅毛的頭髮裡,嗅著對方剛沐浴完清新的香氣,令人放鬆。

「老子做什麼要鬧脾氣!」紅毛也放棄掙扎了,任由賀天將自己抱在懷裡。

「這不就是了嗎?眉頭皺得都可以夾蒼蠅了~」賀天看著紅毛的眼睛含著笑,盡是寵溺,語畢還不忘在紅毛的眉心印上一吻。

「啊~可惡!」覺得臉上一熱的紅毛吼完就將臉埋進賀天的肩窩,雙手環上少年的腰。

看著變得溫順的小貓,賀天勾起唇,環抱住紅毛肩膀的手輕拍著。

「今天我不該跟見一他們一起玩你的。」

「別生氣嘛……」

「喂~」

賀天看懷裡的紅髮少年好一陣子都不出聲,有些擔心自己會不會真的惹毛他了。。

「……你和那幫混蛋合著欺負我。」就在賀天想著這傢伙是不是已經把自己給憋死了的時候,紅毛悶悶的聲音傳來,雖然看不見表情但賀天能夠感覺到對方是那樣的委屈。

「是是~這我道歉~」紅毛終於開口使得賀天整個人放鬆下來,勾著笑溫和地說著。

「……你他媽讓我丟臉丟大了。」

「唉我也不知道你們會在門口玩這招啊。」

「……也無視我的求救眼神。」唉,紅毛耍賴起來可真難辦啊~但還真是可愛。

如果紅毛此時抬起頭,會發現那該死的賀天其實很享受現在的狀況。

「我說了,因為好像挺有意思的。」親吻紅毛的髮絲,懷裡的溫暖小小地動了一下,卻還是任由賀天的動作。

「……你耍流氓、不要臉!」紅毛哪能那麼容易就讓賀天好過,不停地抱怨著。

「呵。」低沉且充滿磁性的性感嗓音在耳邊響起,紅毛只覺得被氣息拂過的耳朵麻麻癢癢的,卻沒發現自己早已紅了耳朵。

賀天稍稍往後推開,紅毛半垂著頭,看都不看賀天。

或者說,他不敢看。

「喂,看著我。」賀天從容地看著紅毛那一臉憋屈,一副拿賀天沒轍的模樣,但就是不抬頭。

這時賀天突然喚了聲他的本名。

紅毛下意識地抬頭,便看到那毫無瑕疵的俊臉在自己眼前放大。

唇瓣相觸的地方傳來高熱的溫度,紅毛緊閉雙眼,心跳比自己想像中更加快速。

賀天試探性地舔著紅毛緊閉的唇,待對方像是允許似的張開嘴後再將舌頭探進去。

這個吻十分緩慢,十分溫柔,沒有昨晚的激情,卻絲毫不失深情。

「抱歉,因為你露出那截腰的模樣太吸引人了我才忍不住幫著見一他們嘛~」這漫長的一吻結束後,賀天額頭輕靠著紅毛的額頭,笑著與對方四目相接。

儘管是看似道歉的話,從賀天嘴裡吐出來就沒什麼誠意,反而還有種被調戲的感覺。

「得了得了,昨晚才那樣折騰,今早又這樣鬧,真是個死沒良心的。」紅毛撇撇嘴,完全不領情。

「還痛嗎?不然我給你揉揉?」賀天聞言立刻往對方跨下伸,被對方嫌棄地拍開。

「你變態啊!」紅毛怒道,下意識護著襠部。

「呵,跟你開個玩笑,幹麼這麼緊張?」笑著改將手放到紅毛腰部覺得特別痠軟的地方輕柔地揉著,今天在家不只一次看見紅毛扶著那裡,看得賀天又是愉悅又是心疼。

一想到昨晚說完那句「你這是欠操嗎」之後真的就把人推到床上做了那檔事,自詡為新好男人的賀天現在當然要好好表現給自家媳婦看才行。

「不用,二個爺們矯情什麼。」想也沒想再度打掉賀天的手,然後直接離開對方的懷抱,背對著對方鑽進被窩。

「……」突然失去溫暖的賀天無奈地看著背對著他的紅髮少年,如果對方身體狀況允許的話,他真想再好好跟紅毛培養肌膚之親,順便調教調教對方這敬酒不吃吃罰酒的個性,但說實在現在氣氛也不對。

「看什麼看?睡覺!不然我回去了。」覺得身後的視線都快將自己射穿了,紅毛不客氣說道。

「別別別!咱們睡覺。」見紅毛打算原諒自己了,賀天馬上關了燈躺到紅毛旁面。

「就睡覺啊!」紅毛警告意味濃厚地說著,卻死都不轉頭看看賀天。

覺得自己似乎是被冷落了賀天哪能接受,便將手搭到紅毛肩上迫使對方轉過身面對自己。

「臥槽你幹麼?我真要回……唔!」賀天毫不客氣地以吻封箴,吻到對方都快缺氧後才放開對方,滿足地舔舔嘴角。

紅毛紅著臉無言地看著那個瞬間露出本性的大灰狼,方才的小綿羊果真都是裝出來的!

「你他媽剛剛是裝的!」

「話可不能這麼說,自己的媳婦在氣頭上當然要好好安撫啦~但我這不是已經徵得原諒了嗎?」賀天笑著在紅毛臉龐親了一下,「啵」地一聲讓紅毛感到十分害臊。

「老子才不是你媳婦!別靠近我!」手掌推著賀天的俊臉,紅毛一臉嫌棄地嚷道。

「那怎麼行呢,都自己送上床了~」抓住紅毛手腕,賀天笑著伸出舌頭舔上了對方的掌心,那雙勾人的眼睛早彎成新月,盡是笑意。

那一舔讓紅毛徹底炸了,賀天這人真是欠教訓!

「變態!噁心死我了!放開。」氣極敗壞地抽回手,然後朝對方就要來上一拳,卻在賀天的眼前不到10公分的地方硬生生地停住。

賀天瞬也不瞬地盯著紅毛看,也沒想躲,只見紅毛咬了咬牙,罵了句髒話後忿忿地把拳頭放下。

「不打了?」賀天問道。

「不打了不打了!真是,看你那蠢臉老子就打不下去。」紅毛彆扭地重新背對對方躺下,語氣那是說不出的洩氣。

「呵呵,看來你還是挺喜歡我的臉的。」賀天語帶笑意地湊上前從後方抱住紅毛。

「滾!老子這張臉可比你帥多了。」紅毛不住地露出微笑,卻沒阻止賀天的擁抱。

「那是,我可擔心你哪天會不會被別人拐走啊~」賀天朝紅毛的後頸蹭了蹭,細柔的黑色髮絲搔得紅毛癢到心頭。

「別蹭了!誰像你那般無賴啊。」紅毛翻了個白眼,要不是這姓賀的臉皮厚得超群,自己還會淪落到這般地步嗎?

把整個人都給賠進去的交易根本不能成立好嗎?!

「人不無賴點怎麼追得到媳婦啊?嗯?」賀天收緊環著紅毛細腰的左手,將他往懷裡帶。

「嗯個屁!我累了想睡。」紅毛罵道,後背傳來體溫是那麼的令人安心,睏意止不住地襲了上來。

「等等。」

「又幹麼啊?」紅毛轉頭看了眼賀天,滿臉的不爽。

「晚安吻啊~」賀天伸出修長的食指點了點自己的下唇,那模樣說多誘惑就多誘惑。

「操!誰要給你晚安吻,自己親自己去吧!」紅毛罵完就轉頭不理他了,賀天也沒多什麼,就是這麼靜靜地看著懷中人那頭顯眼的紅髮。

靜靜地……

「啊啊啊下不為例!」懷裡的野貓終於受不了地轉身炸毛,一臉不甘願地捧著賀天的臉在對方唇上小啄一口便將頭鑽進被窩裡。

有些愣住的賀天回過神後便低下頭將棉被掀開一些,果不其然看到紅毛那熟得跟蘋果般的臉龐。

「別把自己悶壞了。」心情大好地將紅毛托上來,又再對方紅豔的唇上親了一下。

「你就不能安穩地睡覺嘛?」紅毛皺眉抱怨,發現賀天這傢伙其實還挺喜歡接吻的。

「好、好,晚安。」難得紅毛今晚願意住他家,賀天將左手搭在對方的腰上,感受著對方的體溫,安穩地闔上雙眼。

有多久不曾這樣安穩地睡覺呢?

有多久沒像現在一樣身旁多了一個體溫?

有多久沒吃到那溫暖人心的熱騰騰飯菜了?

這一刻,

是否就能稱之為幸福呢?

 

-完-

 

打完了~~

最近我每天都去逛賀紅吧看文wwww

看得自己腦動大開XDD

Old先我愛你這CP超美好嚶嚶Q///Q

尤其是最近幾話根本!!!!!!!!!!!!!!

打這篇的時候其實我也不確定這裡的賀紅是否有交往(欸#

反正我覺得...賀紅一直都是曖昧曖昧的(他們都親嘴了捏#

然後關於「昨晚」我很努力在生了ww大家都知道肉不好燉嘛(尷尬笑

寫到一半Old先突然更新這段要我怎麼不爆炸一下呢XDDDD

先擼個短篇回頭細寫你這是欠操嗎之後續##

還有我真的不知道要給這篇文取什麼名字wwww

咱們就別矯情了直白地寫唄(懶

OOC應該會有啦不過二人都互有好感了ww俗話說愛會改變一個人嘛(別找藉口

我這後話寫真久~再說句老話!

誠徵同好啊啊啊啊啊啊///

以上

希望各位看得愉快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空凌璇 的頭像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