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配對為黎子泓x言東風

※微司夏#

以下正文

-

「嗨~勞碌命檢察官能下班了嗎?」嚴司探頭進黎子泓的辦公室。

「……你想幹麼?」黎子泓放下手中的文件,一臉警惕地看向笑得滿面春風的前室友。

這傢伙……莫非又要來找麻煩了吧?黎子泓突然覺得頭開始痛了。

「哎喲!幹麼那麼緊張啦~我來是想問你結束後要不要一起去夏老大他們家?今天有火鍋喔!」嚴司很興奮地說著。

果然冬天就是要有火鍋啊!這麼冷的天氣不來點熱的怎麼活嘛~

「……可是我這份檔案還沒看完。」

「唉!你已經看了一整天了,該下班了黎大檢察官!小心到時暴斃在辦公室都沒人發現,我還得親自解剖前室友的屍體,嘖嘖~」

聽完嚴司白目的話後,黎子泓揉了揉太陽穴,要是不答應這傢伙,自己不暴斃也肯定會被煩死。

為了避免被某法醫疲勞轟炸,黎子泓總算是勉強答應下來。

「好吧。」把桌上東西收了收,黎子泓便跟著一蹦一跳的嚴司下了班。

因為黎子泓老是工作得比較晚,所以當他們抵達虞家時,裡頭早已擠滿了一堆人。

「嘿喲!我們來啦~」嚴司拖著黎子泓進到屋哩,向大家打了聲招呼。

黎子泓微瞇起眼,屋子裡頭都是熟面孔,玖深、葉桓恩、一太、方家兄妹都在。

不過最吸引他注意的,還是自顧自窩在最旁邊沙發上的長髮男生。

「咦~小東仔也來啦!我還以為你最不喜歡湊熱鬧了呢~」也發現東風的嚴司笑著調侃。

「閉嘴!混蛋嚴司!」東風整個眉頭都皺在一塊了,要不是被阿因他們連哄帶騙地給拐過來,他也不想好嗎?

「哈哈,別一來就吵架,快進來坐,外面很冷。」虞佟端著火鍋笑著從廚房走出來。

把火鍋放在電磁爐上,一陣陣濃郁的香味便傳遍了整個客廳。

「哇!好香喔!」一群人便馬上衝上前夾料。

「喔喔!是魚餃!小聿你要吃啥?」撈出魚餃到晚裡的虞因轉頭問旁邊的弟弟。

「芝麻湯圓……」想要的果然還是甜的,小聿滿足地吃著碗裡的湯圓。

「欸一太!你幹麼不吃肉盡夾菜?」阿方撈起肉片問著慢條斯理吃著高麗菜的好友。

「因為我不想捲入戰爭啊。」

「蛤?」

「靠!阿兄~那是老娘的肉啦!」就連小海也顧不得再條杯杯面前保持的矜持,和阿方開始爭奪肉片了。

「喂喂喂~這裡也要肉啦!」嚴司看著眼前一片混亂立馬加入戰局。

「真是……」看著果斷拋棄自己上前線的前室友的背影,黎子泓扶額。

「哈哈,果然冬天就是要大家圍在一起吃火鍋啊!」虞佟笑了笑,接過虞夏遞給他的碗。

「這是你的。」葉桓恩捧著二個碗,將其中一個遞給黎子泓。

「啊,謝謝。」喝了一口熱呼呼的湯,黎子泓覺得全身都暖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眼力很好的檢察官便注意到躲在一旁的東風正被已經退出戰場的小海要脅著吃東西。

對方那無奈又抵死不從的臉看得黎子泓覺得很是好笑,真是可愛。

雖然最後東風還是被一群人架著逼著進食。

有這麼一群關心著東風的人在,黎子泓也安慰了不少。

雖然這個學弟看似拒人於千里之外,但其實心腸意外的軟,要是早點讓他們認識就好了呢。

「怎麼啦?笑得一臉猥瑣?」剛搶到一顆貢丸的嚴司發現黎子泓正瞧著東風他們,忍不住跑到前室友身旁逗弄對方。

「……滾!誰跟你一樣﹒。」黎子泓收回視線,不耐地瞪了一眼損友。

「哎喲~好兇喔~我們檢察官現在是在害羞嗎?」

「沒有。」

「明明就有~別不承認啦!我說過的嘛~現在不是老說性別不是問題嗎?」

「……」想到之前與尤信翔的對話,黎子泓心裡莫名地有些不悅。

正想發作,卻有人早一步一拳往多話的法醫頭上招呼。

「教你玩黎檢!蛤?玖深玩完換玩黎檢?你皮癢了啊?」揍人的是虞夏,正覺得手癢,剛好又有個欠人打的傢伙在,不打白不打。

「哎喲夏老大!你好歹也輕些!都不會心疼嗎?」嚴司抱頭哀號。

「完全不會!你再多嘴,就把你輾出去!」

「謀害親夫啊……啊喂!等等不是吧別拉我啊外面很冷耶!這是家暴!赤裸裸的家暴……啊啊放開我!」

黎子泓、虞佟和葉桓恩就這麼默默地看著虞夏把人扔出門外,人家的家務事……還是少管為妙。

「讓他在外面冷靜一下,這下耳根清靜了。」一屁股坐回沙發上,虞夏淡定地喝了口湯。

「「「……」」」

另一邊的人馬在逼著小孩進食完後也各自散去,聊天的聊天,吃火鍋的繼續搶。

好不容易在眾目睽睽的監視下把最後一片高麗菜吞下肚,東風像完成什麼人生大事一樣呼出一口氣。

因為肚子太撐加上室內實在是太悶了所以東風決定到外頭透透氣,當然不是門外,他並沒錯過嚴司不知道跟他學長說些什麼結果被虞夏攆出去的畫面。

發現東風不知何時站到室外,看著對方單薄的背影,黎子泓站起身穿了外套便拿著方才脫下的圍巾往外走。

「怎麼站在外頭?會感冒的。」東風聽見背後傳來一個熟悉得過分的聲音。

「裡面太悶了。」東風也沒回頭,直到對方站到身旁才轉向他。

「那也得穿暖和點。」黎子泓將手中的圍巾套在東風脖子上,然後一圈圈纏好。

「……不需要。」雖然嘴硬著,但東風還是低下頭抓著圍巾,鼻子以下全埋進柔軟的布料裡頭。

啊……是學長的味道……

意識到這件事的瞬間東風的臉馬上漲紅。

「怎麼了?」感覺到身旁的人有些僵硬,黎子泓想靠近詢問卻被著急地一手揮開。

冰涼的觸感讓黎子泓不自覺地皺起眉。

「手怎麼這麼冰?」不由分說地牽起對方的一隻手塞進自己的大衣口袋裡,同時從另一邊口袋掏出離開辦公室之前嚴司拿給他的暖暖包遞給東風。

「……」因右手被學長牢牢抓住,東風只好用左手接下。

黎子泓溫熱的掌心與東風冰涼的手交疊在一起,長髮少年很清楚地感覺到對方的體溫正透過交握的地方傳遞過來,連心似乎也暖了起來。

「學長可以放開我了嗎?」東風小聲說道。

「嗯?不喜歡?」想到眼前的孩子不習慣和人接觸,黎子泓心裡有說不出的失落。

「不是……只是這樣……」很不好意思,就像情侶一樣……

「不討厭?」聽到東風講出「不是」的時候,黎子泓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心跳快了幾拍。

「……」東風瞪了一眼他學長,沒想到卻看見對方眼中的溫柔與深情。

「是不討厭。」東風再度低下頭,緊了緊被握住的右手算是回答。

「是嗎?那就好。」感受到口袋裡的左手被緊緊攥住,黎子泓如釋重負地笑了笑,看著東風清秀的側臉半晌,突然彎腰輕吻對方的髮絲。

東風被對方的過於親暱的動作給嚇了一跳,卻意外的……不討厭,甚至是有點喜歡的。

「……你吃錯藥了。」東風搖搖頭用了肯定句。

「沒,只是有點寂寞。」

「寂寞?」東風一臉狐疑地望著他學長,他並不覺得老是被人圍住的檢察官會感到寂寞。

空氣突然沉默了,不知過了幾秒,正當東風以為黎子泓不想回答時,對方開口了。

「還記得你以前說過不想和警方合作嗎?」

「現在依舊不想。」還以為他要講什麼,東風冷哼。

「但你卻和阿因他們走在一起了。」

「那又怎樣?」學長今天很奇怪,東風皺眉。

「還有之前那次,不管我們怎麼勸你都不理,最後卻因為嚴司的幾句話就跟著他回家了。」

「學長,你到底想說什麼?」東風看向黎子泓,太奇怪了,眼前的男人到底在拐彎抹腳些什麼?

「我好像什麼忙都幫不上,對於你。」黎子泓也直視東風的目光,幾秒後,東風才尷尬地收回視線。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阿因他們,即使我不和他們一起,他們還是會捲進各種事故,所以還不如讓我跟著,好盯著他們。」東風並不曉得自己在講什麼,但他覺得自己「必須」說些什麼。

「至於嚴司那渾蛋……我現在還是會想把他砍死。」必須說出來……他得說。

「我只是……我只是……」東風發覺自己的聲音在發抖,是因為很冷?還是因為緊張?

「我只是不想把學長你給捲進來……不想總是依賴你。」

聽完東風的話,黎子泓愣了一下,然後又沉默了。

「學長……?」見對方不說話,東風有些心慌,完了,他方才似乎說了什麼令人尷尬的話……所謂狗急跳牆,東風倒是難得的有些失去原有的理性。

「你就算不想把我捲進來,那案子我還是會去查的。」黎子泓突然輕聲道。

「還有,我不介意讓你依賴,不管是以前還是以後。」

「因為我喜歡你,我在乎你。」

「唔!」突然的告白讓少年措手不及,好像有股暖流湧上心頭。

「學長……」

「別急著回應我,你回來了,這樣就好」總是替對方操心的檢察官放鬆地閉上眼,露出淡淡的笑容。

「嗯……我回來了。」東風同樣露出微笑,早已發紅的耳朵不知是因為凍到還是害羞。

交疊的掌心帶來巨大的安全感,

真的是,

非常、非常的溫暖。

 

學長……

其實我也喜歡你。

是你用這溫暖的手將我從深淵中拉出來。

是你搭起了我和那群人溝通的橋樑。

如果我討厭你的接觸,我也不會每次搬家都能讓你找到,要讓你徹底離開我的世界的方法多的是,

可我並沒有這麼做。

因為我還想繼續待著,

待在有你的世界。

 

-完-

 

哈哈哈我終於打學長學弟的文惹(灑花

大家都吃室友組我不依wwww

雖然我也覺得室友組萌萌的啦XD

有點微(?)司夏是我的私心對不住了ORZ

最近實在是太冷的喪心病狂之舉謝謝各位看到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空凌璇 的頭像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