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見猿比古一如往常的翹班了。

沒辦法,

誰叫工作什麼的太無聊了。

去找八田還比較有趣。

不過他似乎不在HOMRA附近...

有些失望的伏見沿著河堤走著,

赫然發現有人坐在下方的草地上,

而那個人不是別人,

正是伏見在尋找八田美咲!

「...不是吧?他在那幹嘛啊?」

難道是要投河自盡!?

不,不可能啦他是在白癡什麼啊?

投河自盡這種死法才不適合美咲咧!

要死也是該被他凌虐致死吧!

「......」

啊不對啊完全不對啦他到底在想什麼啊啊啊啊!!!

伏見還在糾結這個顯然非常無意義的事情時,

八田已經站了起來轉過身去,無言的瞪著他。

「呃...嗨!」一時不曉得該怎麼反應的伏見只得硬著頭皮打了招呼。

這反應讓八田愣了一下,

但很快便恢復鎮定。

「猴子,你怎麼在這裡?」八田的語氣跟以往不太一樣。

莫名的...沉痛?是這樣形容的嗎?

這樣的八田美咲讓伏見措手不及。

所以也沒像平常一樣吵著要打一場。

「只是剛好路過,倒是你,在這幹麼啊?莫非是想投河自盡?」

八田沒有回答。

「喂......」伏見顯然非常的不耐煩。

他走到草地上面對八田。

「喂!我說...」

「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八田蹙了蹙眉。

「你到底怎麼啦?這真不像你。」伏見抓住了對方的手。

心中隱約猜出八田心情不好的原因了。

胸口一陣發疼...

下一秒伏見便將對方抱在懷裡。

「是赤之王,對吧?」伏見喉嚨發乾。

一個月前,

青之王宗像禮司在達摩克利斯之劍墜落前殺了赤之王周防尊。

那個...他曾經的王。

被抱在懷中的八田並沒有反抗,

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將臉埋進伏見的胸膛。

伏見訝異的注意到對方的肩膀正劇烈的顫抖著。

他......哭了?

那個八田美咲哭了?

那個在他背叛他時都沒哭過的八田哭了?

「尊...尊哥!尊哥!!...嗚,尊哥...」八田只是不停的嗚咽著。

淚水浸濕了伏見的衣服。

而伏見的心也沉重的難受。

為什麼呢?

為什麼要喊著那個人的名字?

死去的,赤之王的名字?

呵,他果然還是比不上區區一個周防尊啊!

自嘲的彎起嘴角,

卻又痛苦的閉上眼,

只是把懷中的人緊緊抱著,

感受著對方令人安心的體溫。

心,真的好痛啊!

「美咲......」

伏見只覺得眼前突然一片模糊。

等他回過神來,

他訝異的意識到自己幹了一件極其愚蠢的事情。

而對方受到的驚嚇似乎不比他小,

甚至還未反應過來。

透過嘴唇傳來彼此熟悉的氣息。

令人心跳加速。

看著呆愣住的八田,

心一橫,

伏見乾脆將錯就錯。

更加深情的吻著他。

一開始只是小啄幾口,

見八田不知是真的傻住了還是怎樣沒推開他的意思,

他便吻得更深入,

霸道得令人不容抗拒。

不知吻了多久,

八田竟也開始回應他的吻。

彼此的氣息交雜在一起。

還帶著淚水的鹹味......

「喂...猿比古...」

「不要說...」伏見溫柔的吻著他。

而八田也只是任憑他吻著自己。

過了不久八田還是下定決心把對方輕輕推離自己一點。

卻還是讓對方能夠摟著他。

「對不起我還是要說。」

「?」一臉困惑的伏見只是望著他。

「不管外來發生什麼事,都不准...不准你像尊哥那樣離開我,你聽見沒?」他滿臉通紅的抱住伏見。

根本不敢看對方是什麼樣的表情。

如果他抬頭了,

便會看到伏見那寵溺的微笑。

「不會的,不會離開你的,美咲......」

而且...會變得更強。

強到能夠保護你的,美咲。

 

夕陽下,

兩個影子緊緊的抱在一起。

彼此的心也終於感到溫暖了。

 

—完

嗚嗚美滿的伏八最棒了辣QAQ

八田也該正視一下伏見對他的好吧!!

伏見的心裡真的是塞滿了美咲啊///

根本超萌的=W=

內容是在尊死後發生的(人家看得出來#

嗚嗚尊哥快吐便當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空凌璇 的頭像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日不落。夜未央。
  • 伏八果然還是要甜文啦~~
    伏見是標準癡漢當然腦子裡都是Misaki啦!!!!!(奸笑中~喂!你夠惹!)
    加油!!繼續寫好文章,腐女不歸路萬歲!!
  • 感謝你喜歡這篇文章,不忍說我好久沒上來了ww(抹臉orz

    羽空凌璇 於 2013/04/27 09: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