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依舊是個好天氣呢。」曇天火坐在輪椅上感慨萬千地說道。
望著這被太陽照耀著的大地,很難想像以前這裡根本見不著一絲陽光。
「大哥,你昨晚才剛回到家,怎麼不睡久一些?」曇空丸在天火身後擔憂地問道。
昨天大哥和妃子小姐結束了旅行回到家,原本各自搞失蹤的前豺隊員在聽聞風聲後竟全都在今早擠進曇家裡頭。
一問之下才聽說他們只是想知道曇天火和佐佐木妃子是否有在旅途中擦出愛情的火花才跑來探探八卦的,簡直令曇空丸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才阻止他們要把前曇家當家挖起來逼問的計畫,沒想到天火倒是自己起來了。
「沒什麼,反正醒了也睡不著了,妃子那傢伙還在睡吧?」天火問著。
「是的,還在客房休息。」
「嗯哼~話說空丸啊,這段日子有沒有想念哥哥我啊?」天火突然轉而露出一絲促狹的笑容,伸手摟過自家弟弟的脖子,親暱地揉著對方柔軟的黑髮。
「啊?怎麼可能啊!」空丸立即口是心非地回答,就算自己真的很想念大哥也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嗚哇!空丸好過分啊,當上當家後就不需要這個大哥了,你這個不肖子虧我這樣生你養你嗚嗚嗚嗚。」天火一聽開始大吵大鬧了起來,十足的孩子氣。
「等一下,你又不是我媽,生什麼!還有什麼不肖子啊……最近每天都在跟師父練劍,哪有空想你啊。」空丸推開自家大哥,理理衣服如此說道。
一聽到弟弟提起他的「師父」,天火愣了一會才意識到他是在講蒼世,那個曾生氣地罵他叛徒卻又微笑著原諒他的發小。
「蒼世他……這些日子過得好嗎?」一想到對方的笑顏,儘管是微微一笑卻也讓天火的語氣不禁放軟了起來。
「啊……老樣子,還是一樣嚴格——嗚噗!」
「曇天火!」
空丸才說到一半的話很直接地被撲上來的武田樂鳥給打斷了,天火看見他後面也跟了一群前豺隊員,可是其中並沒有蒼世。
「所以你和妃子小姐怎麼樣了?」直到這句話從武田口中說出來後,天火這才知曉他們齊聚一堂的原因。
面對把他和妃子配成對的友人們,天火既無奈又好笑地表示他們倆絕對不是那種關係。
但這場騷動還是吵醒了妃子,所以一行人還是不死心地往妃子那問去了,而空丸也被武田拖著就往那裡走。
天火見到這個情景忍不住笑了笑,默默地推著輪椅來到了曇家之墓前面。
「老爸、老媽,天火回來了,空丸那傢伙明明很想我卻還是死鴨子嘴硬,完全沒長大嘛。今天家裡一瞬間變得好熱鬧哇!我很喜歡這種氣氛……如果你們也在就好了……」天火笑著說道,卻免不了濕了眼眶。
「他們好像都希望我和妃子在一起,但她就像個妹妹一般,更何況我這身子可是會拖累她的,我不能辜負這麼一個好姑娘。」天火閉上眼喃喃地說道。
「我覺得她並不這麼想。」一個熟悉響起,天火倏地睜開雙眼看向站在他身邊的男人。
精緻的臉龐一如記憶中絕倫,儘管這並不屬於女人的艷麗,卻是天火看過最漂亮的臉蛋。
而如今那張臉帶著之前與大蛇戰鬥過所留下的與他相對的疤痕,看得天火很是不捨。
「嗨,好久不見了,蒼世。」天火朝他微微一笑,現在連笑都有點艱難了……但天火還是希望對方的記憶中永遠都會有他笑著的模樣。
「為什麼不和妃子在一起?剛剛那個並不是真正的理由吧?」蒼世看了天火一眼,很認真的問道。
「哈哈,偷聽是不好的行為喔。」天火很明顯地愣了一下,才勉強打著哈哈想混過去。
「少轉移話題了!曇天火。」蒼世忍不住不高興了起來,不知為何,他對於天火這種避重就輕的態度感到很是焦躁。
至於自己為何如此的失常,他也不知道,只是蒼世總有種預感,若是他堅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話,那對他或天火來說將會有天翻地覆的改變。
「我啊……沒有必要跟你說這些吧?你又不是我的老爸老媽,也不是我的什麼人吧?」看著蒼世不高興的臉,天火心裡覺得莫名的同時也不大好受,忍不住把話講得稍重了些。
天火萬萬沒想到的是一向死要面子的蒼世突然露出了十分受傷的表情,就連蒼世自己也嚇到了,趕緊在下一秒轉過身就要離開,不想讓天火看見自己脆弱失常的樣子。
下意識地伸出手,天火握住了蒼世的手腕,可以感覺得到對方正顫抖著。
「蒼世……」
「很抱歉我問了你這種私人的事……我走了。」蒼世死也不想轉頭面對天火,只得盯著前方咬牙說著。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如此反常地逼問著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執著於天火的答案,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在聽到對方的話後會想逃離 ,
他更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覺得心痛。
他只是想要離開,
現在、馬上。
但天火的手抓得死緊,他知道若是自己放手了,那麼他一定會後悔一輩子的。
「天火……」蒼世總算是肯轉過頭看向天火了。
「那件事我不想知道了,你沒必要跟我講,我不是你的誰我也很清楚……現在你可以放開我了嗎?」蒼世低垂著頭看著坐在輪椅上的天火,逆著光他看不清蒼世的表情, 但他聽得到蒼世那小到幾乎快聽不到的哽咽聲。
「蒼世,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太著急了,我只是不想讓你知道……」深吸了一口氣,彷彿是下定了什麼決心死的,天火拉過蒼世的手,按在自己的心臟位置。
「因為這裡,已經有你了。」天火緩緩露出了淡笑,說出了那塵封在內心最深處的真心話。
其實他在害怕,當他再次見到蒼世的那一刻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誰,但他又害怕著對方會馬上逃走,誰會希望一個男人對著另一個男人說情啊愛的?
所以為了死守住這個秘密,天火才會口不擇言想阻止蒼世探尋他心中最深的秘密,卻沒想到蒼世會露出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
那一瞬間他動搖了,就算是被蒼世討厭他還是忍不住想將內心的話說出口。
天火熱烈的眼神直直地望進蒼世的雙眸,彷彿要被燙傷似的,蒼世急急地往後退一步,手也瞬間抽離。
但他隨即後悔了,因為那一瞬間他清楚地看見天火的眼中的火被他後退的動作給澆熄了。
「啊……果然還是不行嗎?……那就當我開開玩笑好了,別當真啊。」天火啞著聲,苦笑著搔了搔後腦勺,顯然是把方才的後退當成了一種拒絕。
這下倒是換蒼世急了,剛剛聽了天火的告白,他竟完全不覺得厭惡或噁心,反而心跳得比以往都快,明明都是男人啊……
蒼世並不清楚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這個男人並愛上他的。
可能是那天師父帶著他初見天火的那一瞬,
可能是那天天火滿懷志向地對他闡述的未來的模樣,
可能是那天天火被處死前的最後會面,
可能是那天他和本應死去的天火背對背戰鬥的那一刻……
有太多太多的可能了。
當那個應該被處刑的男人活生生地再度出現於他的眼前時,蒼世在驚訝之餘不免帶著喜悅。
已經失去過一次,這次他不能放手,絕對不能。
蒼世迅速地俯下身在天火的唇上吻了一下,與其說是吻,不如說是擦過比較恰當,不過光是這樣也足夠讓天火震驚了。
「蒼世……」
「閉嘴!我現在好想死。」蒼世雙手掩面,耳朵都紅了。
「蒼世。」
「幹麼?你要說這不符我的風格嗎?」因手遮住了整張臉,蒼世的聲音顯得悶悶的。
「讓我看看你的臉。」天火伸手拉下蒼世遮住臉的手。
蒼世俊秀的臉變得通紅,天火心臟瞬間揪緊了。
想也沒想地拉過眼前還在害羞的男人,在方才淺嚐過的雙唇深深地吻上。
蒼世被驚嚇地忘了閉眼,甚至一度忘記呼吸。
「啊……哈……」蒼世在天火暫時放開他後才大口地換氣。
「蒼世……」天火輕撫著蒼世的傷疤,眼底是無限的愛憐。
蒼世有氣無力地瞪著對方,可惡!蒼世、蒼世的吵死人了!天火那傢伙難道不知道他的每句「蒼世」都讓自己的心狠狠震了一下嗎?
「曇天火你這變態……」
「安靜一下……眼睛閉上……」天火的俊臉就在蒼世面前放大再放大,蒼世下意識地閉上眼睛。
「記得呼吸。」輕笑著再度吻上蒼世的唇,不給對方逃跑的機會,蒼世愣了一會兒才開始笨拙地回應著對方。
「天火……」過沒多久,蒼世像是想到什麼似地稍稍往後退結束這個吻。
「怎麼了?」天火一臉疑惑地望著看起來有些苦惱的蒼世。
「我們這樣……真的行嗎?你我都是男人……」
「拜託,愛就是愛上了,哪顧得上性別?別胡思亂想了。」天火直接打消對方的疑慮。
看著皺著眉的蒼世,天火毫不猶豫地牽起對方的手,面向他們家的墳墓。
「老爸、老媽,天火要在這裡跟你們坦承,一直以來我都深愛著安倍蒼世這個男人,未來也想和他攜手走下去,希望你們能夠祝福我們。」天火坐在輪椅上,儘管嘴角掛著輕鬆的微笑,但可以聽出話裡的認真。
「你……是笨蛋啊?在老師的墓前說什麼……」蒼世只覺得心頭一暖,同時不免害臊了起來。
「蒼世,我是認真的,儘管我是現在這個樣子,可能會拖累你……但至少把現在託付給我,好嗎?」
「……」蒼世被對方眼中懾人的氣魄逼得一瞬間說不出話,只能重重點了一下頭作為回應。
「嗚哇好像求婚一樣!」身後突然有個熟悉的聲音響起,蒼世和天火立即下意識地分開,一臉尷尬地轉向來人。
「宙太郎!」後頭的空丸立刻跑上了摀住自家弟弟的嘴,原本是想阻止他過去的想不到還是為時已晚。
「你們……都看到了?」蒼世冷冷地用視線掃過一排前豺隊員,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撇開頭。
「師父……你真的和我大哥……?」說是最震驚的莫過於同時身為徒弟和弟弟的曇空丸了。
「才沒……」
「嗯,對喔。」天火先一步搶下了蒼世的話。
「天火!」蒼世急得怒視對方。
「蒼世,不要這麼快否認……我會很難過的。」天火看了一眼蒼世,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蒼世一聽到這句話立刻閉上了嘴,欲言又止地抿了抿唇,空丸可以看到對方眼底閃過一絲歉意。
「我是真心愛著他的,抱歉。」天火對著空丸認真說道。
「等等,你不用跟我道歉啊笨蛋大哥!」空丸立刻說道。
「倒不如說我很開心大哥的對象是師父。」空丸忍不住微笑道,至少這二人都是他珍愛之人,而且他知道以後也不必再如此擔心大哥了,對於自己的師父,空丸可是十分信任的。
「是啊!沒什麼不好,蒼世倒是很配天火啊哈哈!想想你們以前感情還這麼好。」鷹峰大笑道。
「沒錯,如果是蒼世的話,我就能輕易退出了,畢竟人家可是比我漂亮多了呢。」妃子也掛著笑容,還不忘開開青梅竹馬的玩笑。
「你們……」天火一臉感動地望著他的家人和好友,只差沒當場哭出來了。
反而是蒼世臭著一張臉,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其實是很開心的,只是不願表現出來罷了。
畢竟他們的隊長大人就是這麼樣一個外冷內熱的人。
「蒼世。」天火開口喚著只屬於他的幸福。
「幹麼?」
「我們結婚吧?」
「你傻啦渾蛋!」
 
-完-
 
哇賽這篇文是我今年的第一文耶ww
不忍說我是打著這篇文跨年的(喂
從去年寫到今年耶XDDDD
 
好吧來談談這對CP好了
其實我一直很喜歡天火x蒼世這對
可惜我怎麼覺得大家都比較喜歡天火x白子?(喂#
明明天蒼都有夫妻疤了嗚嗚嗚嗚(閉嘴
漫畫中也這麼有萌點二人為什麼就像冷CP一樣我不依啦QHQQQQ
好啦以上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如果能讓大家愛上這對CP我會很開心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空凌璇 的頭像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梦梦
  • 大人,我可以将此文搬到天火苍世吧吗?
  • 可以的!
    註明出處即可喔感謝^^
    謝謝你喜歡這篇文章~

    羽空凌璇 於 2015/02/11 19: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