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岡凜認為自己一定是瘋了。

 

是啊。

瘋得徹底……

此刻的他被壓在對方身下,

那溫柔的男人粗暴地進攻著,

顯得違和又十分和諧,

松崗凜只能忘情地呻吟著,

他不願去想,

更不敢去想對方到底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與他結合的。

「真、真琴……慢點……」凜流下了淚,伸手環上男人的頸項。

「唔……凜……」真琴吻去了凜流下的淚珠,在凜的體內做最後的抽送。

到達極限的凜哭著高潮,而對方也很快地在裡面注入一股熱液。

 

「凜,還好嗎?」從浴室中走出來的橘真琴有些擔憂地看向已經換好衣服準備離開的凜。

對方紫紅色的髮滴著水珠,那瀏海底下的眸子在一瞬間透著一絲落寞。

「還行,做那麼多次了還是同一句話。別管我了。」露出嘲笑似的笑容,凜語氣冰冷地說著。

「要不今天住下來?」真琴試圖挽留他。

「不必,我說白一點也只是你發洩性慾的對象,你會讓這種人住在家裡一晚?我可不會。」凜皺了皺眉,看似對一切不在乎卻又透出淡淡的孤獨。

「怎麼能那樣說……」真琴露出悲傷的神情,卻只讓凜感到煩躁。

對對方的言語感到煩躁,

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煩躁,

對一切的一切感到煩躁。

「閉嘴,我們當初就是這麼約定的不是嗎?」有些顫抖地吼出聲,凜強忍住欲奪眶而出的眼淚。

「……我回去了。」咬了咬下唇,凜低著頭離開真琴的家。

被留在房內的真琴跌坐在床上,近乎絕望的眼神。

要怎麼做,

才能讓松崗凜真正地屬於橘真琴?

 

「渾蛋!」回到宿舍的凜一拳打在牆壁上,試圖用疼痛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至少……心不會那麼痛……

「學、學長?」被凜反常的舉動嚇到,似鳥猶豫著是否要上前關心一下。

「不要管我,讓我靜一靜。」凜失魂落魄地說著,然後倒回床上。

 

「凜,你喜歡遙嗎?」那時的真琴溫和的臉孔在他眼裡十分模糊不清。

「等、說什麼啊你?」凜承認自己被嚇到了,

他沒想過會被真琴問到這個問題。

「你只要回答我就好了,凜。」

「那麼你呢?」 

「什麼?」真琴露出困惑的神情。

「你也喜歡遙吧?」凜反問。

「也……?這麼說你……」

「你不是想知道答案嗎?這就是答案。」下意識地,凜並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意。

他愛的是誰?

他愛的人永遠不會愛他,

也不可能愛他。

那抹身影只能在遠處看著,

默默地,

不讓任何人發現,

那是只屬於他的秘密。

「是嗎……」露出有些失落的表情,真琴扯扯嘴角露出了笑容,很苦。

因為有了情敵所以露出了這種表情嗎?

還真是……非常喜歡遙啊。

「就是這樣。喔對了,順便提醒你,再不好好看著遙的話,哪天海豚被鯊魚吃掉都不曉得呢。」朝真琴露出一抹惡意的微笑,凜在內心嘲笑自己的幼稚。

不能好好地面對他,

不能好好地面對那個自己愛上的男人另有所愛的事實,

而最不能面對的……是他那被忌妒給佔據的心房。

「什……?!凜你開玩笑的吧?」看著面色變得蒼白的真琴,凜是有那麼點愉快的。

「哈!玩笑?不是呢,我很認真的喔。」凜笑道。

為什麼自己要說謊呢?

純粹是忌妒心作祟?

嘛,怎樣都好,

他就是想看橘真琴困擾的表情。

「不,你不能那樣做……」

「哼,橘真琴,你未免太自視甚高了吧?遙又不是你的人,你憑什麼?」

「……」真琴看似打擊不小,而凜正是期望看到這樣的他。

「哼哼,有本事的話就來阻止我啊。」

「……必要時我會的,凜你不能碰他……」

哈啊?不能碰?占有欲還真是強耶橘真琴。

凜感覺到胸口一陣疼痛。

「呵,那可怎麼辦呢?我也算是個行事衝動的青少年呢,喜歡的人就在眼前,你是要我怎樣壓抑住自己呢?」凜冷笑著看著真琴。

「拜託你……別那麼做。」真琴有些顫抖的聲音傳入凜的耳裡。

為什麼要這麼的低聲下氣?

就那麼地愛著遙嗎?

「要不你來代替吧?」

 

-待續- 

真凜實在是太棒了啊啊啊啊www

打這種有點虐虐的文實在愉悅(變態#

我家凜凜是個有點扭曲的孩子

但這樣的凜我超愛啊啊啊wwww

最近掉入真凜坑了w

第一次的長篇(?)就獻給真凜還真是我始料未及的,但我寫得很樂~~

靈感來源是我上網搜尋真凜時出現的圖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空凌璇 的頭像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