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啊······」夏目望向窗外,聽著雨拍打著樹葉所發出的聲響。

他嘆了一口氣,起身將窗戶關好,外頭是無盡的黑暗。

「貓咪老師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希望牠小心點。」夏目有些擔憂地喃喃自語。

他關上房間裡的電燈,然後鑽進被窩,闔眼等待睡意的來臨。

窗外的雨不停地下,發出了單調的聲音。

除了那個之外,又好像有著什麼聲音······

什麼聲音······?

有個······有個人?!

查覺到此的夏目倏地睜開雙眼,正巧對上一個在黑暗中的暗紅色眸子。

「哇啊啊--唔!」下意識地放聲大叫,卻立即被來人給捂住嘴巴。

「安靜點!」對方低聲喝斥。

聽到稍微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夏目不知道是該安心還是該害怕。

安心的是來的不是什麼想對他不利的妖怪,

害怕的是來人恐怕比妖怪還要危險、難纏。

待對方放開他後,夏目才踉踉蹌蹌地跑去開燈。

「的、的場先生?!」盡量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音吵到藤原夫婦,夏目看著好整以暇坐在一旁的的場靜司,完全不知道對方到底有何企圖。

「你······是來做什麼的?」警戒地望著的場,夏目大膽地質問道。

他不會讓藤原夫婦因為這男人而暴露在危險中的!

這是他的家和家人!他會保護這一切!

「來夜襲的。」的場雲淡風輕地說著,同時勾了勾嘴角,成功使得夏目紅透了一張臉。

「別、別開玩笑了······的場先生!你受傷了!」夏目這才注意到對方肩上有道傷口,滲出來的血染上了衣服。

難怪剛剛一瞬間有股血腥味,因為的場的衣服都是深色系的,就算流血也能難發現。

「小傷沒什麼。」用手覆上傷口,的場毫不在乎地說著。

「這怎麼行啊?你等我一下!」夏目馬上飛奔出去。

留下獨自待在房哩,無奈地勾著笑的的場靜司。

過不了多久,

夏目拿著醫藥箱、毛巾、和水盆跪在的場旁邊。

「脫掉。」夏目難得語氣強硬地命令道。

「哈啊?」

「快點脫!」

「欸等等,你想非禮我嗎?」

「閉、閉嘴,你這樣我沒辦法幫你處理傷口!」

折騰了好一會兒,

夏目才終於讓的場乖乖把上衣脫了。

右肩的傷雖然已有止血的跡象但依舊微微滲著腥紅的液體。

所幸傷口沒有很深,夏目暗自鬆了一口氣。

他一言不發地開始清理的場肩上的傷,整個空間的氣氛處在一個非常詭異的冰點。

「想不到你還挺會處理傷口的。」的場首先打破沉默。

「······以前一直都是一個人,什麼事都要自己來,久而久之就會了。」夏目頭也不抬地說著,即使看不見他的表情,但的場還是可以聽出對方那寂寞的語調。

「是嗎。」的場也沒多表示什麼,只是任由夏目替他塗上藥的傷口給纏上繃帶,視線往周圍望去。

「你那隻保鑣不在啊?」的場瞇起暗紅色的眸子這麼問道。

「老師估計是去喝酒了吧。」夏目嘆了一口氣,在繃帶上打了個簡潔俐落的結。

「這樣就好了。」完成任務的夏目抬起頭朝的場笑了笑,卻沒發現對方在那一瞬間動搖的眼神。

想不到那傢伙的笑容這麼好看,就像清風般輕柔和煦,讓人感到很平靜。

「你那樣是在誘惑我喔,貴志。」親暱地叫著對方的名字,的場伸手將夏目拉近,歪了歪頭在夏目纖細的頸項咬了一口。

「痛--!的場先生!」夏目立即將的場推開,卻掩飾不住臉上的一片燥熱。

「別緊張,開個小玩笑而已。」的場依舊皮笑肉不笑地答道。

天知道他現在是多麼想把眼前這隻可愛的小貓咪給吞吃入腹,

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他可不希望夏目對他的印象變得更差。

的場慢條斯理地穿回衣服,然後起身準備離開。

「的場先生!」夏目叫住了對方。

「嗯?」

「那個,傷了你的是妖怪嗎?」能夠傷到如此強大的人,那隻妖怪想必非常厲害。

思及此,夏目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瞥了一眼夏目,的場開口:「放心,我把它殺了。」

「殺、殺了?」儘管知道這就是的場先生的行事風格,但夏目還是會忍不住感到一陣噁心。

將夏目蒼白的神情收入眼底,的場笑了。

「那種東西留著也沒用。就這樣,今天······幫大忙了。」

夏目安靜地將對方送到門口,注意到門外老早就站了一個的場的式神,手中還拿著的場常用的黑色紙傘。

這下夏目才了解為什麼當初看到的場時他整個人是乾的了。

「那麼,下回見了,貴志。」的場彎腰在夏目的額上落下一吻,在夏目還未反應過來便毫不留戀地撐起傘隨著式神離去。

「唔······的場先生······」夏目捂著額頭目送對方離去。

那是一個非常溫柔的吻,

一個足以讓夏目忍不住哭泣的,

令人安心的吻。

 

夏目回到房間,臉上的熱度一點消退的跡象都沒有。

「啊啊······這該怎麼辦才好呢?」夏目望著鏡子內通紅的臉頰與未乾淚痕,發覺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陷得這麼深了。

然後,

他發現了,

那個對方留在自己身上的痕跡。

「!!」夏目立即拉緊衣領試圖掩去脖子上的咬痕。

的場先生······

夏目半垂著眼。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那個神祕的男人已經悄悄地走入他的心中,

不再對他感到那麼的厭惡,甚至······多了些好感。

就連昨天的種種舉動,

他也不覺得討厭······

夏目甩甩頭,揮開這樣令人羞窘的想法,關上燈重新鑽進被窩裡。

 

「我~回~來~了~夏目,昨晚沒發生什麼事吧?」隔天一早,貓咪老師搖搖晃晃地走進房裡問道。

本來想罵對方又是一身酒臭味,卻因為這樣一句話而語塞了。

「呃?什麼?」下意識地蓋住昨天留下的咬痕,夏目緊張地說。

「嗝,我剛剛聽那些妖怪說······嗝,昨晚好像好像又什麼中級以上的妖怪想對友人帳下手,但看起來是被解決掉了吧,嗝。」邊打著酒嗝,邊抓著屁股的貓咪老師懶懶地說著。

「你說,有妖怪······想襲擊我?」夏目瞠大雙眼,一臉訝異。

「那、你這保鑣不是應該要在的嗎?」想了想,夏目忍不住質問道,要是老師在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那種事了呢······

也不會像現在這樣······

心······悸動個不停。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聽說的嘛!算了,既然你沒事就好了,我要睡了晚安~」說罷,貓咪老師立刻捲起圓滾滾的身軀發出了鼾聲。

另一邊的夏目露出了五味雜陳的表情,的場先生他······大概是本想把那妖怪收起來為他所用吧,但似乎透過了什麼知道它想襲擊自己,才將它殺了吧?

就算之後再問的場先生,大概也只會得到對方的一句「因為它不能回應我」給打發掉吧。

不管如何,的場救了自己是事實,所以這用來解釋為什麼的場先生為什麼會跑進他家,是不是為了確認他有沒有事,也說得通了。

的場先生他······也不是那麼壞的人,也是有他溫柔的一面。

夏目感覺自己的胸口流過一道暖流。

下次,

得向他道謝才行呢。

此時,貓咪老師睜開了一隻眼:「哼,一臉幸福的傢伙。」

當然,這話並沒有被夏目聽見。

 

-完-

 

的夏啊啊啊啊啊!!!!!!

其實我在看夏目友人帳之前就已經站定CP了(乾#

說實話有點慶幸自己是之後才看的,

不然一開始我可能還真的早把夏目給誰配對去了(欸欸ww

夏目後宮帳什麼的真的好中肯XDDD

諏訪部的性感聲線x神谷的少年音萌殺我了(大心

好啦其實也滿有和希的既視感(根據時間來推的話應該相反吧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空凌璇 的頭像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4fu65
  • 一般我看到「的夏」文總是以虐為主呢!很少有甜蜜的。
    所以每次看到大大寫的文,就覺得好像被治癒了><
  • 大概是因為自己都快被虐到死了所以只好自己寫甜文了(誒wwwww

    羽空凌璇 於 2013/10/21 06:19 回覆

  • 按斯帝安
  • 呐呐!有没有拟人化的猫咪老师和夏目这个cp?我没看过的说!(嘟嘴)
  • 網路上應該找得到這cp的文喔XDD你可以去搜尋看看!
    但我這裡大概只會打的夏文而已ˊˇˋ

    羽空凌璇 於 2014/05/30 23: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