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坐在休息室喝著咖啡試著驅除睡意,

昨晚不但要處理前天交到手中的命案還出現了多起案子,

害得他沒睡覺就直接加班到到早上,

一整個低氣壓讓同僚們完全不敢靠近,

不過總是會有個白癡跑來碰這顆隨時會爆發的地雷。

「夏~老~大!」某個不好好待在崗位上的某法醫歡快地冒出來勾住他。

嘖了一聲,虞夏瞪了對方一眼,

「你不是還要去解剖前天命案被害者的屍體嗎?」

「呀!老大你還真是沒情趣啊~吶吶,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走開啦!不就是七夕嗎?」推開一直把臉湊近的嚴司,虞夏皺眉說道。

沒錯,

今天是七夕,

昨晚他把一票喝酒還打架的白癡們綑起來丟進警局後還得聽他們哭著說被女友在七夕前夕甩了很可憐或是看別人故意放閃光不爽才大打出手云云,虞夏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而且今天一大早還看到小海再度捧著999朵玫瑰去追求他的雙胞胎老哥。

至於家裡那二隻小的,不知道在偷偷摸摸地幹什麼,當他這個做二爸是什麼都沒發現嗎?

「沒錯沒錯,所以我才不要在這~麼重要的日子裡和屍體約會咧!」嚴司依舊笑得白癡,還努力地想把虞夏抱住

「······那也不要來找我!」邊阻止嚴司近一步的動作,虞夏吼道。

「嘛,今天是七夕情人節耶!老大你都不表示些什麼喔?」嚴司略帶失望地垂下肩。

「你是要一個大男人表示些什麼啊!?」

「例如親我一下······之類的?」嚴司笑嘻嘻地表示。

「去死!!」一拳下去,虞夏滿意地聽著某法醫哀嚎聲。

低下頭看到蹲在地上抱頭啜泣的嚴司,虞夏頓了一下,然後嘆了口氣,

揪起對方的衣領,

在對方抬起頭的瞬間迅速地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迅速到嚴司還以為只是錯覺。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意識到虞夏做了什麼的嚴司整個人愣了很大一下。

「哼,下不為例。」虞夏紅著臉撇開頭,

但他沒想到的是大受感動的某法醫竟然整個人跳起來將對方拉進懷裡深吻。

「唔······你幹······什麼······嗯······」原本打算抵抗的虞夏完全無法使力,嚴司很清楚要如何才能讓懷中的男人無法反抗。

「抱歉······忍不住······」嚴司的氣息也開始不穩。

「會······被人看見的······阿司······唔!」虞夏被吻得暈昏昏的,整個人軟倒在對方懷中。

「不會有人看到的,嗯······」

唇與唇的相接,

舌與舌的糾纏,

飢渴地索求著彼此的溫度。

不知交纏了多久,從體內竄起的熱度被某個不會看時間點的傢伙給硬生生的澆熄了。

「老大,這是你要的鑑識報告······啊!對、對不起Q口Q!!」玖深才剛踏進休息室便看到吻得火熱的兩人頓時嚇得連退了好幾步。

虞夏在瞬間用力把嚴司推開,

「給我!」紅著臉朝玖深吼道,虞夏努力順著自己的呼吸。

「是、是!非常抱歉!Q口Q」

「哎呀~玖深小弟,在別人親熱中打擾是件很不好的事喔~」嚴司勾著玖深雲淡風輕地說道。

「你還敢說!!」虞夏衝上去掄起拳頭就朝嚴司打。

「真的非常抱歉······我不知道你們在親熱······」玖深滿溢著淚水道歉。

「诶,玖深小弟,別這樣嘛!我沒生氣啦······哎喲!夏老大,很痛耶!」看著玖深委屈的臉,嚴司趕緊擺擺手跟他說沒事。

「哼!」虞夏甩甩剛剛揍了嚴司的手,轉頭不再看嚴司。

「那、那我這就回去了······呃,你們可以繼續沒關係······真是對不起。」玖深趕緊找機會退出休息室,媽媽他想回家!!

「慢走啊玖深小弟!」頭上腫了好幾顆包的嚴司邊垂淚邊笑著揮手。

休息室的門再度被關上。

嚴司揉著剛剛被揍的地方喊著疼,

讓一旁的虞夏忍不住朝他翻了一對白眼。

「······很痛嗎?」最終還是擔憂地上前查看傷勢,卻沒想到竟又被對方抱個滿懷。

「你!」

「夏老大,你啊······昨天又沒睡覺了吧?」嚴司丟出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話。

「······你怎麼知道?」本想推開他卻又忍不住心軟,虞夏嘆了一口氣。

「看你的黑眼圈就知道啦~這樣不行喔,會長不高的。」

「夠高了!而且我已經不會再長高了!!」虞夏開始不安分地想掙開嚴司的懷抱。

「吶,休息一下如何?」

「哈啊?」

「我的大腿可以給你當枕頭喔!完全免費的喔!」

「······我才不需要!我還有事要做你快滾!!」虞夏彆扭地紅著臉說道。

「就半小時,好啦~嗯?」嚴司朝懷中的虞夏笑著,心想他家老大怎麼可以可愛成這樣。

「······受不了你,就半小時。」

「嗯,很乖很乖。」獎勵般地抬手揉了揉虞夏的頭髮,嚴司笑得十分燦爛。

「你還是去死吧!!」

 

抱了一大束999朵玫瑰的虞佟滿臉無奈地打開休息室的門,

映入眼簾的是自己的雙生弟弟靠在某法醫肩膀上睡著的畫面。

嚴司注意到了來人,

笑笑地揮手打了招呼,然後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上,

虞佟回以微笑,然後悄悄地往後退出休息室。

「夏老大,情人節快樂喔。」輕輕的吻著對方的頭髮,嚴司滿足地瞇起眼睛。

 

-完-

 

結果為什麼是打司夏文我完全不知道(抹臉

純粹是在洗澡時想到的梗ww

結果玖深又悲劇了,去找阿柳討摸摸吧(欸

很喜歡嚴司x虞夏這個配對(但這CP有點冷我知道((#

幸好能夠趕上QAQ

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空凌璇 的頭像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羽空凌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雛諺
  • 這對沒什麼不好啊TTTTT
    二爸暴嬌受蓋章ㄛ((殺毀
  • 嗚嗚愛司夏QQ
    二爸萌的!!!!!!!!!!(廚屁

    羽空凌璇 於 2015/10/09 20:48 回覆